陶勇有担心迟迟未就任,宋时轮孤身前去、谈7个钟点,怅然就职

淮海战役最后一阶段的任务是全歼杜聿明集团。在此阶段作战中,宋时轮、刘培善统一指挥由第第第渤海纵队及冀鲁豫军区独立第第三旅组成的东突击集团,主要任务是从陈官庄东部向杜聿明集团实施攻击。东突击集团的作战,在宋时轮的精心部署和指挥下,自1949年1月6日开始至10日全部结束。

杜聿明的指挥所被第十纵队的指战员捣毁,杜聿明的电镀左轮手枪、将军呢马裤和私人印章等都被缴获,但没有抓到杜聿明。宋时轮得到报告后,立即向华东野战军司令部作了汇报,并对东突击集团各纵队发出指示:认真清查杜聿明的下落。11日,华东野战军司令部电告宋时轮:杜聿明已在潜逃中被东突击集团所属第四纵队抓获。

宋时轮听说杜聿明已被所属部队抓获,十分高兴,马上抓起电话,与第四纵队郭化若政委通话,祝贺第四纵队的同志活捉了杜聿明。当淮海战役刚刚结束,全国人民沉浸在欢庆胜利的喜悦之中,毛主席发出了“将革命进行到底”、“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伟大号召。1949年2月,华东野战军根据中央军委关于实行统一编制的指示,对部队进行了整编。

宋时轮升任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司令员,辖第第第第三十三4个军。同年3月,他率部南下至无为、和县地区,与第七兵团组成渡江战役的中突击集团,待命渡江。根据渡江作战方案,第九兵团在中突击集团编成内担负上要突击任务。

宋时轮指挥各军先后扫清了敌人的江北据点,派出多批侦察人员南渡了解水情、侦察敌情,组织部队搜集船只,开展水上练兵,从思想、组织、物资、战术技术等各力一面充分作好渡江作战的准备。江北暮春,天寒水冷,又加阴雨连绵,指战员们整夜整夜地泡在泥水中,反复练习上船、下船、划船和登岸,军衣没有一时是干的,冷风一次,冻得直打颤。但是,谁也没有一句怨言。

大家怀着一个目标:赶快练好本领,坚决打过长江,争作“渡江第一船”,争作“渡江作战模范”,“打过长江去,为人民立大功”。渡江作战开始前夕,宋时轮亲临长江大堤察看地形,在深入一线部队掌握当面敌情后,向总前委建议将原定第1天先攻打江心据点,第2天再正式渡江的计划改为同时进行,以达成战役的突然性。经批准后,宋时轮于4月20日晚8时指挥第一梯队军首先发起渡江作战。

由于准备充分,情况明确,部署明确,行动突然,部队趁夜色,像天兵一样,突然出现在敌人防线前。敌军发现后,使用密集火力进行拦阻,第九兵团第二十一七军第二三五团的指战员们,硬是冒着枪林弹雨往前划、往上冲。前面的船被打翻了,后面的船再冲过去。

到达岸边后,登岸的梯子被打飞了,就搭人梯往上冲,终于最先突破长江天险,夺取了“渡江战役第一船”的桂冠。

渡江战役已经过去40多年了,渡江第一船的勇士们仍深深怀念那段难忘的战斗岁月,十分敬佩宋时轮的指挥艺术和革命胆略。

渡江战役进入第二阶段。

第二野战军第九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向所属各军发出指示:目前任务是断敌退路,配合兄弟兵团歼灭逃敌:就在部队勇猛追歼逃敌之时,宋时轮接到第三野战军副司令员粟裕、参谋长张震的命令,要他与郭化若政委立即率第第二十七两个军,以急行军,经青弋江、宣城,向郎溪、傈阳之线挺进,与东集团第二十八军打通联系,断敌南逃。依此命令,宋时轮立即调整部署,指示第二十七军当晚攻占南陵,24日占宣城,26日占广德,27日占界牌镇。中午,宋时轮又指示第二十七军主动与向长兴合击的第第第第二十四军联系,达成对敌合围态势。

同时,命令第二十五军于23日在湾址歼敌第二十军主力之后.与其他各军一道向东急进。仗打到这个时候,各部队进展都较顺利。东、中两突击集团主力一部会师于昊兴,把南逃之敌第第第第第六十六等5个军包围在郎溪、广德山区。

为了迅速、全部消灭被我军包围的国民党军,27日,第三野战军首长决定临时调整指挥关系,由宋时轮、郭化若统一指挥第第十两个兵团共7个军,歼灭被围之敌。宋时轮立即命令各军:要全力以赴,密切配合,协同动作,全歼逃敌。经两天激战,至29日,南逃之敌5个军全部被歼,俘虏6万余人。

渡江战役第二阶段郎(溪)、广(德)围歼战后,宋时轮颇有感慨,曾兴奋地说:渡江之战才是我军的战略进攻。

上海战役是渡江战役的最后一个阶段,也是实现“解放全中国”战略目标极其重要的一战。担负作战任务的是第三野战军叶飞率领的第十兵团和宋时轮率领的第九兵团。

战役打响后,按照作战命令,叶飞、宋时轮组织指挥部队分别从浦西地区和浦东地区向黄浦江吴淞人海口钳击,力求将上海守敌消灭在市区外围。由于敌人具有武器装备上的优势等原因,第十兵团在进行到距昊淞口还有六七十公里的时候,困难越来越大,进展迟缓。为了以浦东我军的进攻削弱浦西敌人的防御,使我军在浦东、浦西两个方向更好协调行动,第三野战军要求第九兵团加快浦东的作战节奏,迅速攻占川沙、高桥、控制吴淞口右岸,为第十兵团减压。

此时,进攻浦东的第九兵团虽然进展较快,但也打得十分艰苦。宋时轮接到命令后,没有丝毫犹豫,立即调整部署,向敌发起猛攻。5月16日,全歼守敌第五十一军和暂编第八师,很快调动了敌人。

这个时候,坐阵复兴岛指挥上海防御作战的蒋介石如热锅上的蚂蚁,手谕汤恩伯:一定要保证浦东安全,保证昊淞出海口畅通。汤恩伯乃将指挥重心移向浦东,迅速组织了浦东兵团,并狂称:浦东之战是国军胜利的转机。但几乎就在此时,宋时轮已指挥部队,重创国民党第三十七军,接着又将攻势推进到高桥以南,在浦东敌人的防御体系上拦腰横切了一刀。

23日,复与进行反扑的敌第三十七军残部展开了殊死的争夺。为给叶飞兵团减压,宋时轮真是豁出去了。当时,敌汤恩伯也十分惊异地说:“浦东的共产党军队真是打疯了!”宋时轮兵团在浦东方向的英勇作战,有力地配合了叶飞兵团在浦西方向的行动,两支部队很快就完成了封锁吴淞入海口的任务。

1949年冬,中央军委任命陶勇为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副司令员,但陶勇迟迟没有到职。一天早上,第九兵团司令员宋时轮突然挂电话给陶勇的秘书,说他要去看陶副司令员。过了不久,宋时轮便一个人坐车去了。

他一见到陶勇就说,“老陶,我还没有吃饭呢。“你这么早就要吃中饭?”陶勇有些不解。宋时轮说:“我还没有吃早饭。

陶勇立即吩咐炊事员赶快给宋司令员做吃的。他俩整整谈了7个小时,直到下午4点才止。话刚谈完,宋时轮便挥笔疾书,并迅速地把写好的字条盖上陶勇的私章放进自己上衣的口袋里。

返回时,又把陶勇的秘书拉上车,带往上海大厦。到了上海大厦,宋时轮一见到华东军区政治部主任唐亮就高兴地喊道:“唐主任,陶勇同意到职了。唐亮听后有些不大相信。

宋时轮又说:“你不信有什么用。你看这里有封信,陶勇的秘书也来了,他是专门送这封信来的。唐亮看完宋时轮写的那张字条后,要随来的秘书回去告诉陶勇,要陶勇过一两天就到兵团报到。

秘书把唐亮说的话告诉了陶勇,陶勇说:“明天就去兵团部。原来,陶勇迟迟不到职是因为有一些顾虑,而宋时轮来找陶勇之前,是下了很大功夫、作了充分准备的。谈话一开始,宋时轮就对陶勇说:“上面对我下了指示,一定要我花时间、下苦功,把你陶勇说服,愉快地到兵团任职。

咱们同心协力,密切合作,共同把第九兵团的工作搞好。以后,针对陶勇的顾虑,他又开诚布公地把自己和陶勇的长处与弱点一一摆了出来,要求两人互勉互帮,共同发扬优点,克服缺点,并表示他自己今后一定要努力改掉性子急、脾气大的毛病。最后,宋时轮说:“老陶啊!我这个人这样当面来请人到职,在这之前,还从来没有过。

只有对你老陶才是这样啊!我脾气大一点,以后一定改。咱俩今后一定要努力合作,很好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这次谈话使陶勇十分感动。

陶勇后来颇为动情地说:“我陶勇从心眼里服了宋司令。他的一片真诚,深深打动了我”。1950年6月,美国悍然发动侵略朝鲜的战争,同时派第七舰队侵入台湾海峡。

9月,宋时轮接到命令,解除第九兵团准备渡海作战解放台湾的任务,准备北上参加抗美援朝作战。

1950年10月,宋时轮率领第九兵团从上海北上山东曲阜地区,进行动员、整训、待命。根据毛主席的命令,11月1日,宋时轮率部继续北进东北。

继又遵照彭德怀的命令,于当月7日,指挥部队开始跨过鸭绿江,向朝鲜东北部山区开进,担任长津方向作战。至21日,宋时轮率第九兵团3个军12个师共75万余人全部秘密进入预定作战地域,完成了战役集结行动。

第九兵团的开进行动是在侵朝美军实施“空中战役”过程中进行的。

“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为了阻止中国军队入朝作战,部署了两个星期内完成的所谓“最后攻势”。他命令侵朝美空军实施“空中战役”,轰炸鸭绿江上的所有桥梁。其间,每日平均出动各种飞机达1000余架次。

由于宋时轮要求部队严格执行兵团制定的保密和防空规定,美军的侦察和“空中战役”始终未发现第九兵团的战役集结行动。26日,也就是第九兵团在东线战场发起反击的前一天,有百余年历史的美陆战第一师的少将师长史密斯乘直升机由朝鲜东部兴南飞抵柳潭里,听取战场情况报告。返回途中,他在座机上对地面情况作了仔细的实地观察,也没有发现第九兵团的任何迹象。

而这时第九兵团所属部队就在柳潭里美陆战第一师的眼皮底下。战后,西方一些军事历史学家称,第九兵团的人朝开进行动是当代战争史上的一个奇迹。毛主席决定派第九兵团参加抗美援朝,在东线战场独当一面,是寄予很大希望的。

宋时轮没有辜负毛主席的重托。进入作战地区后,他依据战场实际,和陶勇等兵团首长决定,利用敌人分散、立足未稳的有利时机,给予突然打击,首先歼灭美陆战第一师第第七两个团,尔后扩大战果。毛主席电报中要求宋时轮:诱敌深入,寻机各个歼敌。

27日晚,在宋时轮指挥下,第二十七军由东北、东南、西、西北四个方向对柳潭里美陆战第一师完成包围,第二十军牢牢控制死鹰岭。割裂柳潭里与下褐隅里敌人的联系。28日拂晓,第二十七军又完成了对新兴里之敌美第七师的合围。

这时,宋时轮发现被围之敌的数量远远超过顶计数。敌人用坦克组成防护圈,并利用空中飞机轰炸和地面炮火杀伤我军。于是果断决定:按照集中兵力各个歼敌的原则,对柳潭里、卜褐隅里之敌采取牵制性攻击,对社仓里美第三师暂取守势,首先歼灭新兴里美第七师第三十一团、第三十二团一营和师属炮兵营。

他命令:第二十七军第第八十一两师主力上攻新兴里;第二十军第五十九师暂归第二十七军指挥。30日晚,进攻开始时,突然天降大雪,作战地区气温骤降到零下30多度,战场积雪过膝,给指挥、联络和作战行动造成很大影响。宋时轮以惊人的意志带头克服困难,指挥部队经过1昼夜激战,歼敌大部。

残敌向南退逃时,被第一十七军租阻击部队全歼,开创了中国人民志愿军人朝作战全歼美军建制团的光辉范例。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对此曾给予高度评价。他在其自述中说:“全歼美军一个整团,一个人也未跑掉,只在第二次战役中有过一次,其余都是消灭营的建制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