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粉、原著粉、演员粉混战,《长歌行》遭遇国漫改编难

在传出改编消息7年后,国漫顶级大IP《长歌行》的剧集版终于姗姗来迟。不出意外,这部剧3月底开播后就备受争议。开播一周后,《长歌行》豆瓣评分6.4。

有人坚持四星起步,也有人认为它难值一星。《长歌行》遭遇的争议是多方面的——历史粉以原著魔改历史为由强烈抵制;原著粉认为其魔改原著,选角、造型多方面不符合预期也拒绝观看;演员粉大量带有滤镜的评价也引起了其他观众反感。多方夹击下,关于《长歌行》剧集本身质量的客观评价已经难得一见,而这也让闻讯而来的路人陷入混乱。

尽管女主前期造型、男女主CP感以及一些历史剧情的改编确有瑕疵,中插漫画的处理也让大量观众感觉稍有不适,怀疑剧方“偷工减料”。但成片似乎也没有舆论所表现的那么糟糕:目前看来剧情走向、节奏、人物情感、动作戏等都在及格线以上。

与其说《长歌行》是大女主、大IP古装剧再次“翻车”,它更像是被卷入了历史粉、原著粉、演员粉的多方混战。

2019年,一些唐史爱好者以“历史虚无主义”的名义抵制漫画《长歌行》,并将种种证据集结成册递交给了广电总局,希望能够阻止其改编成影视剧。仔细翻阅网友细数的多项“罪状”,主要可概括为以下几条:为剧情需要将唐初的贞观之治改成“割城求安”的乱世;为凸显女主李长歌的军事才能而弱化一代明君李世民的治国能力、否定其历史功绩;污名化房玄龄、杜如晦等一众历史名臣等。当时该帖一出,抵制《长歌行》的呼声骤然高涨。

然而原著粉也不甘示弱,对以上问题进行辩解,一场骂战也随即点燃。不同于普通的少女漫,《长歌行》以唐朝为背景讲述的是玄武门之变后隐太子李建成之女李长歌复仇、逃亡、寻道的成长故事。故事中的很多角色如李世民、李建成、魏徵、杜如晦、房玄龄、阿史那氏等都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物,而主角李长歌、阿诗勒隼等主要人物则是虚构的。

这样真实历史和架空的结合让漫画的故事更加引人入胜,但也给它的影视化改编增添了难度。

从片头演职员信息可知,该剧的总编剧为克顿传媒影视剧本部主管裴雨飞,剧本总监为常江。常江早前曾创作过《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九州缥缈录》《虎啸龙吟》的剧本,还曾因《军师联盟》入围飞天奖优秀编剧奖。

编剧有多部男频大作傍身,让很多人对《长歌行》的改编稍稍放心,但也有不少粉丝也担忧其“大刀阔斧”的改编风格。对《长歌行》而言,很明显将其历史背景改成完全架空是不太可能的。这不仅丢失了原著的IP价值,也会引起原著粉极大不满,风险太大。

剧方能做的最大的改编,即在现有的程度上尽可能规避原著中敏感的情节和设定。从目前的成片来看,编剧对原著中的敏感情节确实做出了不少改动,如尽管目前的剧情还未说明李长歌的母亲是李建成带回来的回纥人(历史上李建成并无外族妻妾),但饰演女主母亲的明显为汉族,且从妾室改为正妃;李世民未曾下令追杀李长歌,是臣子杜如晦为杜绝后患主张为之;将历史上唐初并未失守的朔州改成 州,架空剧情;更改阿诗勒隼的人设,将仇恨汉人改为不滥杀无辜等。但这样的更改显然远远不够,熟知历史的观众依然能从中提出各种问题,如历史上李世民并未诛杀李建成正妃,而是将其好好安置。

而这就否定了电视剧中引发故事开端的人物动机——女主要为母报仇。剧版《长歌行》也引起了漫画原著粉的不满。不满之处主要在于情感戏份增多、女主高光点弱化,以及演员选角上。

作为漫画,《长歌行》除了独特的画风吸引读者,最大的亮点莫过于女主李长歌的人设和一路成长,而这也是该漫画作为IP最重要的价值之一。如果说引发历史争议有原著的部分因素,那剧版的改编则是因为存在商业考量。

但这样的爽感在以历史背景为基础的《长歌行》中显然就受到了诸多限制。

李长歌作为一个虚构人物,可以为了复仇让大唐的政局“波云诡谲”,但也只能在野史的边缘试探,若是在改编上触及了正史时间线,风险可想而知。

由此李长歌的复仇从最开始就注定要以失败告终,剧集只能是一篇女主的成长史。而这样没有主角光环充满悲剧色彩的故事,在近年爽文、爽剧为首选的环境下,显然占不到优势。

而这或许也是剧方在改编时增加感情戏的原因之一。大女主复仇爽剧难以成行,男女主的虐恋情深也就成为改编焦点,这便导致了该剧从大女主权谋剧往古装偶像剧的套路倾斜。情感戏增加后,男主的人设和戏份也就发生了很多改变。

原著中吴磊饰演的阿诗勒隼在故事前期占比并不多,直到剧情走到中间部分,女主步入草原他的戏份才逐渐多起来。

改编后,阿诗勒隼明显成为了和女主戏份相当的男主。这样的戏份改编无疑是出于商业考虑,目前市面上所有的IP改编剧,因为影视化呈现和演员的组成而更改原著中的人物戏份非常普遍。

只是情感戏处理一多,该剧也就陷入了某些尴尬。一是类型划分的尴尬,二是男女演员的CP处理。

感情戏增多后,权谋戏份相对被被弱化,由此难以吸引到该类型最大的受众群体男性观众,而由于女主戏份和人物高光被削弱,喜欢原著权谋风格的女性读者也容易产生不满。

此外,尽管被打上了古偶的标签,男女主角大部分时候都专注于各自事业,喜欢言情剧和磕CP的观众也难以从中获得满足。演员层面,男女主演CP感欠缺的问题,在官宣之时就引起过争论。漫改选角能得到原著粉的认可往往不容易,此前漫改《棋魂》官宣选角时也有很多观众表示“不予接受”,但由于改编扎实最终真香。

原著中李长歌虽然母亲是回纥人,但设定的长相是标准的汉人女子样貌,且出场是15岁的少女——男装少年相,女装萝莉相。迪丽热巴明艳性感的西域美女样貌显然和原著形象不符,演员和角色的年龄也相差较大。而男主的扮演者吴磊成年后还未完成职业生涯的转型,在大多数观众的印象中依然是少年形象。

此时让吴磊来饰演原著中冷酷无情又城府极深的突厥特勤,还和迪丽热巴所饰演的李长歌有感情戏,观众显然难以接受。《长歌行》改编耗时7年,项目所消耗的资源和精力不难猜测,由此选择有流量的演员从而扩大作品的影响力成为片方自然而然的选择。放眼当下的演艺圈,足以胜任这两个角色的人选确实也相对有限。

不过随着剧情的展开,观众对两位主演的接受程度也在逐渐上升。《长歌行》引起众多讨论的另一点是剧中大量漫画插入。影视改编对原著的还原,是最能引起原著粉好感的。

《长歌行》剧中对原著一些分镜、服装和台词的高度还原,在一定程度上也起到了这个作用。有不少观众就认为,《长歌行》改编自漫画,中插少量漫画片段有利于漫画和影视真人版的过渡,助力于影视创作。但还有更多观众对真人剧中大量漫画镜头的插入感到不适,甚至一度猜测剧方是否是为了省事和节省经费而“偷工减料”。

影视和漫画结合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年《怪侠一枝梅》,以及近期的《摩天大楼》中都曾采用漫画或动画和真人影视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创作,只要结合恰当,能为影视作品增彩不少。而《长歌行》的漫画中插之所以引发大量批评声的原因在于,一是很多观众认为漫画插入时间过长,影响观感;二是插入漫画的部分大多是动作戏和大场面、戏份,如跳崖、落水、战争戏等,以及一些对演员、导演功力要求较高的戏份,存在偷工减料嫌疑。

关于漫画插入是否是为了所及成本也引发了粉丝之间的争论。

动态漫的成本到底如何?数娱君从相关行业资深人士处了解到,像《长歌行》中这样的动态漫市场价为每分钟1-2万元左右,同时上述人士也表示,从该剧的成片来看,他认为漫画部分的插入更多是出自剧方的创作需求或者后期的补拍。“漫画的处理更多会用在补拍。有一种可能是成片出来后片方觉得动作戏或者大场面戏不够,但补拍要集齐所有的人和资源难度较大,相比而言漫画的操作会更方便。

对这部戏而言,因为它很多大场面的戏也都有,景都布好了,拍摄相对就没有那么难,所以节约成本的可能性也就较小。作为国漫大IP改编作品,又是两位流量明星领衔,《长歌行》的成本显然不会低。华策影视2020年8月关于定增的回复函显示,《长歌行》在完成后期制作前的投入成本已经达到1.2亿元。

此前华策《孤芳不自赏》和《有翡》等古装IP剧也都是大成本制作,但最终成品都不尽人意,观众对《长歌行》的审视难免会更加严格。目前剧版漫画的处理方式,或许正是剧方为了让观众更容易接受从漫画到真人的改编。但目前来看,这一决定并未得到观众的广泛认可。

相比意见满满的历史粉和原著粉,两位主演的粉丝本该是《长歌行》最大的“自来水”,然而目前来看,演员粉们也不满意,认为剧方、平台为免争议有意在压声量。尽管当下粉丝占领豆瓣评论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像《长歌行》这种在历史粉、原著粉、演员粉丝三方都难以讨好的剧也不多见。

由于剧情涉及历史不便展开,该剧的营销转而放在人设、演员和CP上。

如李长歌的“美强惨”人设,女主女装扮相以及女二和男二的“小白兔大灰狼CP”组合等。

与演员相关的营销的确为该剧带动了大量流量,但一定程度上也偏离了该剧的剧情核心,因为演员粉丝往往只会去看cut版本,为该剧实际带来的播放量也十分有限。而演员粉丝在社交网络的各种言论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普通观众对该剧的好感度。

粉黑双方评论两极,导致不少观众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审美。4月8日,播出18集后《长歌行》豆瓣开分6.5,但不到半天评分人数从7万人增加到了8.5万人,评分略有下跌为6.4,粉黑互战依然在继续。

观其评分分布,抛开一星五星的极端打分,三星四星占比较高。

从第三方数据看,其单日播放量近一个星期也在逐步回升。可见争议之下,大部分观众认为该剧还是及格的。从预告可知,剧情进展到草原后,男女主的对手戏增加,感情戏也会更进一步。

感情戏增加后,或许能吸引到另外一部分爱磕CP的观众。同时随着粉丝热情逐渐退却,该剧最终或许能超越多方争议,得到更多客观评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