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远企:五道口办学视野开阔、关注现实 | 四十载·跨越

肖远企,1987级硕士研究生,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他长期担任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硕士生导师,自2012年学院成立一直担任学院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

问:您从武汉大学国际经济专业毕业后,为什么会决定要考五道口?

肖远企:我当时考研的决心下得比较早,但报考哪所院校还没有具体决定。

当时可选目标除了武汉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高校外,还有财政部和人民银行等部委所设立的研究生部。由于20世纪80年代国内仍处于“大财政小金融”的经济环境,五道口的社会影响和传递的信息量都相对有限,这也同样反映在我们这些报考的学生里面。因此,我虽然打算去北京深造,但对考研方向仍有些犹豫。

而后来,一次偶然的契机,我有幸参与到五道口来武汉大学举办的系列招生宣讲中。中国人民银行八大研究员之一虞关涛老师作了学术讲座,通过聆听他对五道口发展现状的详细介绍,以及和他后续的深入交流,我开始清晰认识到五道口的办学规划和师资实力,坚定了投入复习并报考五道口的想法。最后,能以第一名的成绩成为武汉大学应届唯一考入五道口的学生,我也感到非常荣幸和激动。

(五道口1987年招生考试现场,甘培根老师在监考)(五道口1987年招生考试现场,考生在奋笔疾书)问:您对考入五道口后,去基层工作实践半年,再回到课堂进行理论学习,对这段经历有什么样的印象?肖远企:那段经历非常有意义。当时,我被派到建设银行北京西四支行进行工作实践,负责跟踪企业贷款项目的进展情况。借助对厂房设备的实地考察,判断施工进度是否达标,从而决定后续贷款的发放额度。

由于是和基层的银行机构面对面接触,对基层的业务流程和员工工作状态有了一定的了解和认识。

五道口的这种人才培养模式,给了像我这批应届考入五道口的研究生一次理论联系实际的机会。因为在理论层面,包括我之前翻译的《金融结构和金融发展》一书,很多涉及的概念和主题相对而言比较抽象,如果没有细致深入的实践经历,要做到彻底全面的把握还是不大容易的。

问:您对五道口的课程学习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肖远企:对我而言,最深刻的印象是五道口的课程设置非常多样化。一方面,吸纳了院内外诸如甘培根、虞关涛、黄达、厉以宁等专门从事金融学科研究的名家大师,为学生建立扎实的学术能力,培养基本的学术兴趣;另一方面,会经常邀请人民银行和四大行等高层领导,以及中外业界知名专家前来授课,同学们通过与其交流讨论,能及时、深刻地理解金融改革的现实进程和发展逻辑。我认为这样的师资结构较为合理,在人才培养的过程中,学界和业界的互动,不仅为日后学生奔赴金融改革第一线工作打下基础,也会令师生之间借助思维碰撞产生新的研究思路。

问:五道口的教育及培养,在五道口人的成长中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

肖远企:在我看来,五道口人是非常务实严谨、乐于分享、凝聚力和向心力强,并勇于将历史使命发扬和传承的一群人。回顾五道口的优良传统和精神,“不怕苦,敢为先,讲团结,重贡献”准确地体现了当时五道口的氛围。

(在五道口的老图书馆里,同学们如饥似渴地学习)首先,虽然学习条件相比现在不算优越,但当时的学生能吃苦,组织学习活动全靠自觉,讨论问题相当活跃。

同时,五道口的学生敢于研究国家金融发展的前沿理论和政策,并通过专业上的摸索实践,发表自己的观点和建议。此外,五道口人报效国家的情怀和校友间因团结所凝聚的力量在当时也是发挥得淋漓尽致。所以,正如我曾说过的,五道口的培养理念重在人的持续学习,即使毕业后进入工作岗位,面对日新月异的金融形势,不断输入先进的专业思维、前沿的知识结构,才有能力去担当起任重而道远的历史使命。

问:您能否给现在五道口的同学们一些建议和指导?(肖远企在2021清华五道口校友发展论坛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