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迫在眉睫!中国发展低碳经济消除能源安全威胁

美国外交学者网站近日报道称,中国全力打造新能源产业的政策,旨在实现低碳经济的同时减少对外国能源的依赖。从过去两年世界各国采取的行动来看,全球经济(包括汽车行业和能源行业等)在向新能源转型的过程中势头强劲。过去,采取此类措施时要么不太情愿,要么仅停留在口头上,而没有落实到具体行动中去。

但现在,世界各国正在不惜一切代价迅速采取措施。环境保护和生态固然是一个全局性的普遍原因,但在美媒看来,这个原因还是次要的。真正的动机实际上是希望在未来能够避免重大能源风险——他们希望通过能源转型,来避免能源安全的缺失。

报道分析称,基于同样的推理,中国近年来大力倡导打造一个“氢能社会”。追求新能源汽车本身不是目的,而是一种规避能源风险、防止国家政策被能源问题绑架的手段。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将为中国氢能的发展奠定基础。

氢能明显不同于传统能源,将为中国能源安全提供结构性支撑。其他国家现在似乎也开始高度重视新能源作为追求能源安全的手段——看看德国为特斯拉提供的用于电池生产的12亿美元补贴就知道了。报道认为,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中国面临着世界上最严峻的能源安全威胁。

中国向全世界承诺,到2030年,中国将达到排放峰值,到2060年将实现碳中和,这不仅是为了展示中国对减缓气候变化的贡献以及作为一个大国的责任,也是在为中国面临的能源安全问题提供解决方案。报道称,中国目前的能源消耗在规模和构成上都面临着挑战。2019年中国的经济增长为6%,同期能源消耗总量为48.6亿吨标准煤,较2018年增长3.3%。

也是在2019年,煤炭占中国能源消耗总量的57.7%(比上一年减少了1.5个百分点),石油占约19.3%,天然气占8.3%,一次电源以及其他非化石燃料能源(包括水电、核电、风电和其他清洁能源)占14.9%。2020年,受疫情影响,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不过,去年的能源消费依然强劲。

据初步测算,2020年中国能源消耗总量较2019年增长2.2%。而经济增长率较2019年下降3.6个百分点,能源消耗增长率仅下降了1.1个百分点。这表明中国经济具有强大的惯性且高耗能。

报道评论称,为了支持经济和工业的可持续发展以及满足居民能源消费的持续增长,中国需要消耗大量的能源。然而,这已经使中国在能源安全方面面临巨大压力。自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以来,中国逐步强化了其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这也要求中国打造多元化的全球能源投资组合。

中国最重要的能源进口是石油、天然气和煤。2019年,中国进口了5.06亿吨石油,较2018年同期激增9.5%,连续17年创下历史新高。2020年,中国进口原油5.42亿吨,对外国石油的依赖程度达到73%。

其次是天然气,2019年,中国进口天然气9656万吨(相当于1352亿立方米),同比增长6.9%。其中,管道天然气进口量占3631万吨(约为500.8亿立方米),占总量的37.6%。液化天然气进口量为6025万吨,占62.4%。

近年来,中国的煤炭进口也一直在增加。2019年,中国进口了近3亿吨煤,同比增长6.3%,这使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煤炭进口国。随着世界各国和各行业为降低能源安全风险,纷纷调整能源消费构成,中国在能源安全方面面临的压力和风险变得更加突出。

因此,改变能源消费构成、建设氢能源社会等战略层面的政策,显示出了其总体重要性。需要强调的是,这种压力不是长期的,而是一种迫在眉睫的风险。报道认为,世界各国之所以转向新能源,不仅是出于工业和市场的考虑,也是因为能源安全局势的复杂性。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将首当其冲承受能源安全压力,因此应该立即实施战略政策调整。(编译/许燕红)。

相关文章